谷歌加速AI医疗商业化落地,李飞飞高徒李佳却在同一领域创业了

谷歌加速AI医疗商业化落地,李飞飞高徒李佳却在同一领域创业了
文章摘要:谷歌挖角关键先生,重组Google Health,押注AI医疗,可惜大将李佳却出走了。
保证AI不作恶,又要时不时应对员工抗议接军方大订单,谷歌的AI之路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一帆风顺。

那么如何保证又可以继续朝着AI的方向前进,还能兼顾前景以及股价和市值?也许这两天谷歌AI不断加码医疗的动作是一个答案。

昨天,谷歌在健康领域放出大招,称要新组建Google Health,并为此挖来David Feinberg任医疗战略部负责人,以及把DeepMind的健康业务纳入其中。

但据相关报道,追随导师李飞飞步伐加入谷歌,并担任谷歌云AI研发主管、谷歌AI中国中心总裁的李佳,也将在AI医疗领域进行创业,比如将AI解决方案带入医疗等领域。

嗯,AI医疗领域或许会有大变化了。

DeepMind的创始人就表示,对于该公司而言,这将是一个“重要的里程碑”,医生“将最佳算法与直观设计相结合。”目前,Streams应用程序正在英国试用,以帮助医疗保健从业人员管理患者。

使出浑身解数挖角关键人物

华尔街日报最早在上周就开始传出消息,称盖辛格(Geisinger)健康系统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总裁David Feinberg将在谷歌担任新成立的Google Health负责人,并直接向Google 人工智能主管Jeff Dean报告工作。

而David Feinberg的具体工作,就是协调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所有医疗相关的项目。

这包括了谷歌搜索部门、谷歌云业务部门、谷歌大脑Google Brain、智能家居子公司Nest、可穿戴产品部门Google Fit以及和生命健康Verily之间的协同工作,甚至有可能包括Alphabet的医疗板块。

谷歌加速AI医疗商业化落地,李飞飞高徒李佳却在同一领域创业了

据了解,目前,在整个谷歌母公司的板块中,主要有Verily,DeepMind和Google Ventrue三部分主攻医疗业务。

其中Verily主要专注于使用数据通过分析工具、干预措施、研究等来改善医疗保健;Calico专注于研究与抵御衰老以及与年龄有关的疾病;Google Ventures则在消费、健康、数据与AI、机器人与硬件等不同行业进行投资,且近年来一直在增加其投资布局速度。

David Feinberg也被评价为“一位非常有天赋的领导者和医生”,以及“他是唯一有资格领导谷歌医疗保健工作的人。”

此前,他还曾连续两年荣获Modern Healthcare颁发的最具影响力的医疗保健人员、最具影响力的医师高管和领导者奖项。(2018年,Modern Healthcare被全美公认为医疗保健领域的顶级商业出版物)。

就David Feinberg的加入以及其负责的工作范围,我们也不难看出,谷歌想将其医疗健康业务再向前推进一步。

进一步整合DeepMind,一箭双雕

之后,作为David Feinberg上任的第一把火,谷歌就宣布, DeepMind旗下的健康部门DeepMind Health、以及负责推进“Streams”的团队将调整合并到Google最新成立的“Google Health”部门中。

事实上,2016年,AlphaGo打败李世石,背后的DeepMind也因此在AI领域名声大震。而且这家AI公司涉足的领域十分广泛,例如“Streams”就旨在利用AI技术帮助医生更快识别和诊断患者病情。

2016年起,DeepMind就公布成立DeepMind Health部门,将与英国NHS合作,长期目标是向临床护士、医生以及专家教授提供工具,帮助他们提供世界顶级的医疗服务,帮助他们辅助决策或者提高效率缩短时间。

今年8月,DeepMind还在Nature Medicine上发表了一项里程碑式的医疗AI研究成果,它的AI系统能够对常规临床实践中的眼球扫描结果进行快速诊断,可识别50余种眼部疾病,准确率与眼科专家一样出色,甚至更好。

谷歌加速AI医疗商业化落地,李飞飞高徒李佳却在同一领域创业了

只是除了研究之外,以4亿英镑收购DeepMind的谷歌,随着和DeepMind的不断磨合,开始不断质疑DeepMind烧钱的合理性,并敦促其尽快实现商业落地。

当然,也有观点认为,与谷歌公司其他部门相比,DeepMind Health已经开展了更直接,更实际的应用工作,这可能是DeepMind成为David Feinberg上任后烧的第一把火的原因。

这样一来,DeepMind也可以开发其商业用途的研究,并修复和谷歌的关系,重回谷歌的怀抱,一举两得。在CNBC报道中,相关知情人士就表示,预计谷歌将借助David Feinberg之力指导科技公司进军医疗保健领域。

DeepMind就此发布博客称,其将用自己领先的算法帮助Goole在辅助诊断、药物发现等AI在医疗健康的前沿方向进行研发和应用。

凑巧的是,Forbes网站在此之前也对谷歌在医疗保健领域进行了推测,表示其将会凭借自身优势,来利用大数据对抗疾病、发明下一代可穿戴设备和跟踪器、促进家庭健康,并借机成为AI的世界领导者。

李飞飞爱徒李佳单飞并在同一领域创业

巧合的是,就在谷歌医疗动作的前后脚,曾任谷歌云AI研发主管、谷歌AI中国中心总裁的华裔高管李佳,也选择了离职,并在AI医疗领域进行创业。

据悉,离职后,李佳将围绕行业AI进行创业,比如将AI解决方案带入医疗等领域。目前斯坦福、Snapchat,Kaiser等不少大牛已加入其研究团队和工程落地团队,多家全球知名VC已有投资意向。

李佳表示,“自己在追求对医疗等AI for good的impact. 目前在斯坦福医学院全职参与智能医院,希望以后能做一些有real world impact的事。”

毕竟,在硕士期间,李佳就参与了与核磁共振图像分割方法相关的医疗工作,这项技术帮助维持人类健康的方式深深吸引了她。在斯坦福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,李佳还研究了与大规模视觉识别相关的问题。

这在之前李佳在谷歌工作期间也有一些苗头。

在与李飞飞的“佳飞猫”组合期间,他们就一起发布了多个AutoML新产品和Contact Center AI集虚拟助理,这包括了一系列行业AI产品和解决方案。

谷歌加速AI医疗商业化落地,李飞飞高徒李佳却在同一领域创业了

李佳在接受相关采访时也表示,自己对医疗 AI 以及 AI 如何改善医院和患者的结果非常感兴趣,比如辅助疾病诊断。

她还提出了一系列相关思考,诸如我们如何利用 AI 技术帮助医生做出最佳决策,以及如何照顾患者和老年人,如何使医疗保健系统更有效率,等等,提出自己的看法。

这和谷歌的思路是一脉相承的,毕竟如何让AI解决实际问题,同时让实际问题激发研究兴趣,将研究和产品结合,并把研究成果落实到实际场景中去,是所有行业内人士都值得考虑的问题。

我们也可以看到,谷歌旗下多个核心部门都在医疗健康领域有所涉足,并为略显混乱的局面聘请关键先生,与此同时还有高管心有灵犀选择该领域进行相关创业,AI医疗落地潮又要来了。

AI锐见原创,作者:Rebuild.AI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rebuild.ai/2018/11/15/%e8%b0%b7%e6%ad%8c%e5%8a%a0%e9%80%9fai%e5%8c%bb%e7%96%97%e5%95%86%e4%b8%9a%e5%8c%96%e8%90%bd%e5%9c%b0%ef%bc%8c%e6%9d%8e%e9%a3%9e%e9%a3%9e%e9%ab%98%e5%be%92%e6%9d%8e%e4%bd%b3%e5%8d%b4%e5%9c%a8%e5%90%8c/

0
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

猜你喜欢

文章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后发表评论

上一篇

美图回应小米收购传闻:与小米洽购手机相关业务,不存在收购

下一篇

苹果、谷歌等科技巨头靠“买买买”的垄断之路,什么时候被终结?

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